登陆

部落酋长酒醉后,摸了金朝皇帝的胡子,开端逃跑形式

admin 2019-07-21 185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元朝是我国历史上十分特别的一个王朝,他不只一致了金朝、南宋、大理国等全国范围内的政权,还征服了亚洲、欧洲更广泛的地盘。

但悦史君以为,对成吉思汗来说,对金朝的战役是他们的重中之重,由于这也是祖上堆集下来的敌视。

成吉思汗的六世祖海都在遭受宗族血海深仇后,打败对头押剌伊而部,扩展了部族实力,他逝世后,长子伯升豁儿多黑申继嗣,伯升豁儿多黑申也被称为拜姓忽儿。

伯升豁儿多黑申逝世后,他的儿子屯必乃薛禅继嗣,屯必乃薛禅也被称为敦必乃。

屯必乃薛禅生了九个儿子,他们都是有勇有谋的强者,部众的实力也越来越强。

屯必乃薛禅逝世后,他的第六子合不勒罕继嗣,合不勒罕也被称为葛不律寒。

合不勒罕很有声威,蒙古诸部都归附了他。金朝皇帝传闻了合不勒罕的威名,特意召见他,给予很优厚的礼遇,但合不勒罕忧虑他们会在饭菜中下毒,每当宴会都会找托言出去,然后把吃下的食物吐掉。

有一天,宾主两边正喝得高兴,合不勒罕忽然一合掌跳了起来,摸了金朝皇帝的胡子一把。

金朝皇帝身边的大臣呵斥合不勒罕的失礼行为,合不勒罕也诚惶诚恐地向皇帝谢罪。

金朝皇帝宽恕了合不勒罕,没有追查他的职责,临别还给了他丰盛的恩赐。金朝有大臣不放心,向皇帝进言:“纵去此人,将为边患。”

所以,金朝皇帝就派使者追上合不勒罕,要求他回来,但合不勒罕没有遵从,口气十分坚决。

金朝皇帝再次差遣使者追问合不勒罕,合不勒罕只好到其他地方来逃避他们。不巧的是,金朝使者在回去的路上,遇到了合不勒罕,就把他带上回去邀功。

途中,他们遇到了合不勒罕的谙达赛亦柱歹,金朝使者把带走合不勒罕的原因说了一遍,赛亦柱歹送了合不勒罕一匹良马,让他找机会逃跑。

到了晚上,金朝使者用绳子把合不勒罕的脚绑上了,直到第二天,合不勒罕才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分,赶忙快马加鞭地往回跑。

紧赶慢赶,金朝使者仍是追上来了,合不勒罕的次妻火鲁拉思蔑台把自己寓居的新帐,腾出来给使者。

合不勒罕召集部众,然后告知他们:“不杀此人,我终难免。汝等不助我,则先杀汝等。”

合不勒罕都这样说了,我们必定听他的,就一同袭杀了金朝使者。过了没多久,合不勒罕就病逝了,关于他的继承人,《元史》中的说法是儿子八哩丹。

而《新元史》中的说法是,合不勒罕有7个儿子,但他没有挑选自己的儿子,而是挑选自己的从弟俺巴孩为继嗣。

俺巴孩是想昆必勒格的儿子,“想昆”也便是契丹语里的“详衮”,汉语便是“就事官”的意思,想昆必勒格的父亲则是察剌孩领忽,察剌孩领忽是海都的次子。

之前,合不勒罕的妻子呼阿忽豁阿,有一个弟弟叫赛因特斤,是翁吉拉特部人,生病后请塔塔儿部的巫者医治,成果没有作用逝世了,他们就把巫者抓起来杀了。

塔塔儿部的人传闻后十分气愤,就要跟翁吉拉特部对立。合不勒罕的的儿子们都去协助翁吉拉特部,与塔塔儿部在贝阑色夷阔端交兵。

合不勒罕的第四子合丹在战役中刺伤塔塔儿部的领袖,康复后两边又在攸刺伊拉克开战,接着又在开儿伊拉克交兵,塔塔儿部的领袖终究仍是被合丹杀死。

所以,塔塔儿部的人十分敌视蒙古部族。俺巴孩把握了部族大权后,把一个女儿嫁到了塔塔儿部,并决议亲身送过去。

塔塔儿部的人就把俺巴孩和他的弟弟乌斤巴勒哈里抓了起来,送给了金朝人。金朝人以为之前蒙古部族曾杀戮他们的使者,就拟定了木驴之刑,把俺巴孩兄弟钉死在驴背上。

临刑前,俺巴孩告知他的从者布勒格赤:“汝归,为我告合不勒罕七子中之忽图剌部落酋长酒醉后,摸了金朝皇帝的胡子,开端逃跑形式及我合答安太石,言我为一国之主,不忍儿女之爱,以致如此,后人当以我为鉴。若等将五指爪磨秃,纵磨伤十指,亦当为我复仇。”

俺巴孩又命布勒格赤去转达金朝皇帝:“汝部落酋长酒醉后,摸了金朝皇帝的胡子,开端逃跑形式假别人之手以获我,又置我于非刑。我死,则我之伯叔兄弟,必能复仇。”

金朝皇帝一脸不屑:“此言可告汝部捕获半米巨虾众,朕不畏也”,所以就放布勒格赤回去了。

俺巴孩的死讯传回后,部众拥立合不勒的第五子忽图剌继嗣,他们与金朝的敌视加重,也预示着更多的抵触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