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

老权与儿媳的八年抗战(小说)

admin 2019-05-14 223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  

图片来自网络

  老权退休八年了,相当于抗战了八年;不是抗敌,抗的是儿媳。

  儿子是怂包,管不住媳妇,天天饭不做,总是跑到老权家里吃喝。更让老权无语的是,就连洗澡,老权儿子权亮和儿媳九九,也多是跑到老权家里,为的是不必打扫卫生。

  由于两家房子装修得早,卫生间没有装沐浴的玻璃罩,也没有装浴缸,仅是挂着一张塑料帘子隔挡沐浴。而淋浴,顾及墙面,怕久之湿润,所以冲完澡就免不了要擦墙拖地。便是由于这一点费事,儿媳每周来家冲澡,老权就得避嫌,要么躲在阳台抽烟,要么出去遛弯。

  老权有点厌烦自己的儿媳九九。刚开始,儿子经人介绍跟她爱情时,觉得她温柔。嫁到家里,才发现儿媳长着一副铁嘴钢牙,平常连"爸妈"对老权老两口都很少叫;成天耷拉着脸,像似谁欠她几吊钱似的。老权在儿子跟前不止一次诉苦过,说儿媳少教养欠规则。儿子权亮却说,媳妇就那性情,不要介意多叫一声爸少叫一声骂,她心里对你们敬着呢。

  最让老权对儿媳不满的,是儿媳未能如愿给他生个孙子,而是生了个老权嘴里的"赔钱货。"并且,如今二胎方针放开了,儿媳九九也坚决不要二胎。这让老权断了传宗接代的念想。想起这一点,对儿媳的九九的怨,就不免日积月累。

  为了跟儿子便利彼此照料,老权最初咬牙在同一楼按接了两套房。儿子住十二楼大套,他住六楼小套。便利是便利了,这些年迈权只给儿子儿媳提供便利了。带孙女义无反顾不说。儿子儿媳简直从不煮饭,都是在老权家蹭吃蹭喝。这么多年来,老权老两口现已习以为常。

  周六这天正午,儿媳又同往常一样吃了饭,到老权家里冲澡来了。老权按例要躲避一下。老婆子出去买菜了,儿子又不在,他欠好一个人在家,守在客厅等候儿媳冲完澡再自在。再说,卫生间不太隔音,哗啦哗啦的响声,吵得人心烦,也静不下心看电视。况且,老权本不爱电视,除了抽烟,仍是抽烟,抽烟,老权就只有这一个能沉住心性的爱好了。

  听见儿媳把卫生间的门咯嗒一声反扣了,老权本想小解一下的也欠好再叫门,无法他只得下楼去找公厕。

  被逼出走的老权,先是到了一楼大厅一侧公共卫生间应了急。提了裤子出来,老权想着往哪去打发这半个多小时的时刻呢。他知道,儿媳每次冲澡都是半个小时左右,半小时之内他是欠好回来的。

  

图片来自网络

  想着时刻还早,干脆走远点吧。神思恍惚间,老权来到了一公里远的一处绿色花坛旁,找了一张木椅坐下,随后熟练地掏出卷烟。翻开盒盖一看,竟是空盒,老权这才想起,出门换了件上衣,新拆的那盒烟在旧衣兜里。

  越急,烟瘾越是剧烈。老权抓耳挠腮,心慌意乱。摸一摸里外衣兜,出门时一分钱也未装。本来便是出来躲闪耗时刻的,不想错穿了衣服。老权不断看手机,两分,五分,八分,十多分钟曩昔,算算离出门二十多分种了。他想儿媳应该冲完澡回自己家了。

  跟着烟瘾的火急,老权不觉加快了脚步。不到十分钟,他冲进了家门。谢天谢地,儿媳九九走了。老权急忙冲进卫生间,缓解前列腺的尿急。

  老权小解没有选用男式站立法,几年了,他小解跟女性一个形式;他听人说,老男人坐着小便能够缓解前列腺。几年来,除了在户外公厕,在家他都是坐着小解。

  刻不容缓的老权退掉裤子,如释重负坐在马桶上。只觉得尿道火辣辣地刺痛,老权不敢用力,小心谨慎任尿液针线状一点点施放。坐在马桶上的老权,望见儿媳留下的水淋淋的地,湿漉漉的墙,老权不由气上心来,嘴里骂道"妈个X,猪啊……"

  一肚子怨气的老权,正在小心肠排解间,听见大门哗啦一声响,他知道是老婆子买菜回来了。他没有吱声,他怕说话断了尿意。老权坐在马桶上,半低着头,等着老婆子开口啰嗦,她又怎么辛苦买了菜。老婆子每次买完菜回来都要表功,诉苦老权不跟她一块去。

  老权正在专注屏息排解,他万没想到,儿媳九九突然冲进半开的卫生间。看见公公坐在马桶上,儿媳九九"啊——"一声尖叫。她手忙脚乱往墙上去扯自己落下的乳罩,慌张间回身时一个趔趄,趿着拖鞋的九九被水淋淋的地滑倒了。正好,九九脸朝公公一侧摔倒在公公老权脚下。来不及反响的老权,不知怎么是好。他想站起来,九九紧挨着;他想扶九九,穿戴睡裙的九九一脸气恼和难堪。

  九九挣扎着爬起来,怒气冲冲地甩了卫生间的门。出门时,九九嘴里暴粗:"老糊涂了,门不关,吭都不吭一声!厌恶……"

  九九抓着乳罩一脸怨气拧开门,正好婆婆陈阿姨拉着买菜的推车正欲开门。看见九九冲出来了,且一脸怒容,又是湿漉漉的披肩发,手里还拿着内衣,陈阿姨直觉欠好了。她问"九九,咋啦?"九九扭着屁股,踏着拖鞋老权与儿媳的八年抗战(小说)甩出一句话"咋啦,厌恶到家啦!"九九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

图片来自网络

  陈阿姨拉着推车进了屋,看见老权从卫生间出来,怀疑道:"老东西,你是不是对九九做啥啦?咹!"老权虎起脸道"你胡说啥!"

  陈阿姨啪地将装满菜的推车往地上一掼,愤慨道:"我胡说?九九历来没这样愤慨过,你是不是对她不规则啦?咹!你说她在家里冲澡,你个老东西守着干啥?你就不是个好玩意!你没对他动手动脚,她能那样动气?"

  老权啪啪啪砸着桌子吼:"我能对她干啥?你想我对她干啥?她便是个没脸没臊没教养的东西!"提到这,老权愤慨地连连拍着自己的胸口说:"她竟骂我老东西,这个败家小婆娘,还历来没人敢这样骂我!"

  陈阿姨立刻疑窦重又顿生:"你不招惹她,她会骂你?老权与儿媳的八年抗战(小说)你还死不认账,她刚还在门口叫厌恶到家了!谁厌恶?不是你,还有谁?"

  老权被逼问得几欲疯了,他对老婆子吼怒:"吼什么吼!你去问她个小贱人好了!"

  陈阿姨想着,老伴在九九面前历来都是正襟危坐,不行能对儿媳有什么非礼行为。他所以放缓了语调问:"那究竟为啥,她冲澡你非在家守着?"

  一听陈阿姨这样说自己,老权的气又上来了:"什么叫我守着她?屁话!我刚回来好欠好?我正上厕所,她冒冒失失跑进来了,我进门的时分她把厕所整成这个烂摊子早没影了,谁能想到我正解手她又半路跑回来?"

  老权这样一说,老伴陈阿姨如同理解了八九分。老权本想说,九九在自己脚前摔了个嘴啃地,想了想没再说。

  陈阿姨总算信任了老权是洁白的,但她又警示老权:"今后在九九跟前,最好仍是检点点;她要过来冲澡,你就尽量远远的!"

  老权没好气道:"哪天给权亮说,今后不要叫他媳妇来这冲澡了。这都多少年了,都成什么了?她要不跟咱们住一栋楼,她就不冲澡了?还不是想图懒、省点水电费?"

  这些年来,老权和老伴陈阿姨现已习惯了儿子、尤其是儿媳的蹭澡。儿子来家洗的少老权与儿媳的八年抗战(小说)些,儿媳九九雷打不动,简直每周至少来一次。最早的理由,不是说她家的热水器坏了,便是说水温忽冷忽热不稳。通过一段的说辞遮羞,小两口再来家里冲澡就振振有词了,一朝一夕,老权也就忍耐成天然。谁让儿子是自己专一的儿子呢,并且又是被媳妇管制的受气包呢。

  

图片来自网络

  晚饭后,楼上的儿子权亮来到老权家,坐在客厅心猿意马地看了几分钟电视,便开口道:"爸,今后你上厕所留意把门关一下,在自己家也得留意啊;九九都给我说了,你说她多为难,你也欠好受吧。"

  老权叭地把正欲点烟的打火机拍到茶几上:"不想为难,今后就不要来我这冲澡;多少年了,这样适宜吗,有意思吗?这么多年来,我都没说啥,你们倒来劲啦?真是怪了!"

  老权总算借机说出了压抑多年的话。见老爸居然这样"无情",儿子权亮一点点没想到,他一时语塞,继而强词夺理道"不就冲个澡吗,你至于吗?那好,我给你水费电费好了吧?"

  一听儿子要给自己算账,老权立马血往上涌:"你个混账东西,你好意思?你算得清吗,明知我不是这意思,你还成心曲解!拍拍胸口,你还有点良知吗?咹!"

  权亮本想说,你几回住院,都是我送你住的,你有良知吗?略一思忖,不适宜。他自找台阶:"我没良知,我不是东西好了吧,你不就想说我啃你的老了吗?既是这样说,我今后离你远远的,行了吧?"

  目睹父子两个越吵色草越凶,陈阿姨道"你们没一个省油的灯,都少说两句吧!"

  儿子权亮拂袖而去。老权脸上怒冲冲地,额头上青筋乱跳。他觉得儿子越来越不是东西了。

  连续一周,儿子儿媳没到家里来。老权猜想儿子必定把孙女送去亲家了。他遂再没管,他想跟儿子打开拉锯战,看谁最早绷不住。

  到了第十天上头,亲家公老吴打来了电话:"老权,你咋回事啊?这么不懂事,难不成要我来接你?你明知我这心脏受不了,你还这样跟孩子们治气,你这是何必呢!"

  老权道:"老吴,什么都别说了,我没跟谁治气,你跟他们说,让他们回来好了,莫非还要我用轿子去抬他们?"

  那儿的亲家老吴道:"你、你这是什么话!"说罢,老吴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这边的老权瞬间懵了,他嘟囔道:嘁,都他妈成爷了,这叫什么事嘛……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